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73.试验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73.试验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杜雪宁的故事讲完,北烈阳与花怜九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在魔窟苍凉的荒野上,两人漫无目的地走了半个时辰,最终还是花怜九打破了沉默。

“讲讲你在魔窟的几次战斗吧。”花怜九目视前方,似是自言自语。

北烈阳点头道:“这是我第三次进入魔窟。第一次是进入黑风洞采集黑玉花,误入魔窟。那一次,我和不二只在魔窟停留了很短时间,无意中收伏了魔丁。”

想到魔丁无耻的样子,花怜九忍不住笑起来:“有什么样的主人,就有什么样的仆从,这话一点也不假。”

北烈阳并不反驳,继续道:“第二次是陪不二去肃州,横穿魔窟。那一次,我和不二花了几个月时间,他修习了化角诀,我领悟出了精神幻境。”

“化角诀?我说秋不二怎么没了双角,以为是用了宝物遮挡”,花怜九顿时来了兴趣,道:“给我讲讲,角人族修习化角诀是什么样子?”

北烈阳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。那次横穿魔窟,通过魔丁,他知道路程过半后,秋不二便开始修炼化角诀。

化角诀功法简明易懂,就是以真气沿经脉而上,轰击双角。由内及外,将双角磨掉,双角磨出的粉末,则吸纳入经脉中。

知易行难,秋不二的角极为坚硬,千百次真气冲击,才能磨掉一丝。磨掉双角时极为痛苦,饶是秋不二那样的冷酷坚韧之人,也时不时痛哼几声。

秋不二慢慢适应了肉体上的痛苦,却又陷入了精神上的迷茫。他生而有角,一点一滴化掉时,神志几乎崩溃。

若不是北烈阳一直陪在身边,秋不二也许坚持不下来。双角完全化掉那一刻,秋不二幽幽道:“上天赐我双角,我却执意化掉,也许上天会惩罚我,此生不得圆满。”

北烈阳当时并未多想,如今回忆起来,却心生疑窦。秋不二说的不圆满,到底指的什么?他与杜雪宁定下盟约,婚姻之事,即将圆满,难道秋不二说的是修为?

秋不二是角人族降临地渊以来,资质最好的修士。他生而有角,在凌云峰奇怪的水潭内又多次淬炼肉身,在修炼一道上,一直远胜他北烈阳。

难道角人族化掉双角后,便无法飞升天域?这念头在北烈阳识海内一闪即逝。不会的,秋不二一定能飞升天域,他们的友谊,不会在地渊终结。

北烈阳一边回忆,一边喃喃地把这些话讲出。花怜九听得入神,到了最后,她拍了拍北烈阳的肩头。

“别多想了,我爹说,飞升天域会越来越容易,放心吧。”花怜九劝道。

北烈阳清醒过来,闻言大吃一惊:“此话怎讲?”

花怜九正色道:“这是我爹留在我识海中的一段话。他说,地渊的角人族和人族,或是被仙人大能派遣到此。”

北烈阳愣在当场,派遣到此?他忽然想起角人族的哀歌:“别天域兮奔九荒,前路尽兮望断肠,今身陨兮埋何处,愿汝魂兮归故乡。”

这哀歌他唱过多次,因为太熟的缘故,从来没有细究过其中的含义。别天域、奔九荒,难道角人族和人族的到来,真是仙人大能所为?

花怜九继续说道:“我爹说,他闲暇无事,曾反复研究过。几乎可以断定,角人族和人族的到来,是为了一场试验,一场有关种族与血脉的试验。”

北烈阳陷入思索,过了半晌,问道:“为何要将试验选在地渊?”

花怜九摇头道:“此事我爹也未说,恐怕他也懒得细究。我猜想,地渊比较特别,所以那些大人们才选定此地。”

北烈阳叹道:“地渊也许很特别,可惜我从没走出大荒岭,不曾见识过。”

花怜九摇头道:“我觉得地渊特别之处,就在黑雾森林和圣泉。你们从小生长在那里,吃了很多苦。是不幸,却也是修炼中的大幸。”

北烈阳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为什么花小妖大人说,以后飞升天域会越来越容易?”

花怜九笑道:“你动动脑子好不好。因为我爹飞升天域了。有他这样的人在,怎能不照顾地渊的修士,以后飞升天域,定会越来越容易的。”

北烈阳心中赞叹,若真如花怜九说的那样,花小妖便不愧为地渊空前绝后的大人。花怜九见北烈阳又沉思起来,对自己视若不见,心中不悦。

花怜九狠狠拍了北烈阳后背一下,嗔道:“告诉过你了,我不愿见别人在我面前心事重重,你再要如此,我便告辞走了。”

之前的试炼场内,北烈阳听说过花怜九孤身穿越魔窟之事,知道她率性而为,说走就走,忙道:“不会了,请你放心,怜九师姐。”

花怜九笑道:“好吧,饶你这一回。不要叫我怜九师姐,听起来太别扭,你就叫我花大姐吧。”

北烈阳习惯了花怜九的天马行空,点头道:“好的,怜九师姐。不,花大姐。”

花怜九继续问道:“这次你为什么进入魔窟?我大师兄传讯说,前些日子魔族突袭大荒城,你与他们直接对垒,是见识过魔族厉害的,此时进入魔窟,不怕出危险?”

北烈阳忽然冒出一句:“你都不怕危险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说完,北烈阳觉得不妥,直愣愣看向花怜九。

花怜九笑道:“你呀你呀,什么事都不肯低头。我飞天境修为,不知多少宝物傍身,刚才那个老魔头,修为堪比逆天境高阶修士,还不是被我一滴仙露,打回原形。”

北烈阳亲身经历此事,感受最深,叹道:“你的宝物真不少,可是,那样的仙露,你还有吗?”

花怜九摇头道:“仙露是没有了,不过我有的是手段。道叔叔、水姑姑、玄天道长、我大师兄送我的宝物还有很多,要不要我送你几件?”

北烈阳摇头道:“那是送给你的,还是你留在身边吧。”

听到北烈阳语气中略带萧瑟,花怜九道:“这是没有办法的,谁让我是花小妖的女儿。我拼命想逃脱,却发现根本挣不开我爹布下的束缚,唉……”

北烈阳忽然想到角人族的命运,他们被困在黑雾森林里,二十年几乎没有走出去过。而在花怜九看来,地渊特别之处,便在黑雾森林与圣泉。北烈阳心中感慨,也许这就是人生。

花怜九见北烈阳又沉思起来,高声道:“我刚才问你呢,为什么要三入魔窟?”

北烈阳忙道:“我要去肃州给不二送一件衣服。”

花怜九皱起眉头,道:“我知道你和秋不二自幼情同手足,我劝你不必太刻意。秋不二在肃州城,什么样的衣服没有。你轻身犯险,送一件他根本不需要的衣服过去,这又何必?”

北烈阳忽然有些尴尬,此话听起来刺耳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角人族困顿多年,哪有什么像样的宝物,能够压盖住人族的?

见北烈阳面色难看,花怜九笑道:“好了,一时的困苦,算得了什么?我爹说他进入道花派前,曾在人族尘世中混迹很久,道千军叔叔便是那时街头打架认识的。”

此事北烈阳第一次听说,立刻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可惜花怜九不再继续这个话,继续道:“好了,你把你要送的衣服拿出来,让我看看有何不同?”

北烈阳扭捏起来,花怜九笑道:“没关系的,拿出来吧。古语讲得好,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。你有牵挂秋不二的心,他便会感动的。”

北烈阳取出宝衣,一阵流光溢彩闪过,毒龙皮制成的宝衣悬浮空中。花怜九惊呼出声,叫道:“你这家伙,真能装,这么好的宝衣,为什么不穿在身上?”

北烈阳道:“我身上有一件,不过穿在身上,没有摆在空中那样好看。”

花怜九赞道:“那叫具象随心,是法器的最高境界。我说你四级修为,为何能硬抗那老魔头一击,原来如此。”

北烈阳点头道:“这宝衣竟如此厉害?可同样的宝衣穿在秋不三、秋不四兄弟身上,被飞天境修士一击即破,未见有多强。”

花怜九叹息不已:“你们是空有宝物,不懂运用之道罢了。这宝衣要以灵力、真气时时温养,才能逐渐现出威力来。宝衣破损,只是它自保手段罢了,过不了多久,便会完好如初。”

北烈阳见花怜九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不知该说什么。

花怜九继续道:“你这宝衣是由九级妖兽的皮制成,手法古朴精妙,极为难得。别说是肃州,就是在司州,这样的宝衣也找不出一两件。”

北烈阳连连点头,刚刚憋屈的感觉一扫而光,花怜九见到他的神色,忽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道:“小子,我刚才救了你一命,你将这宝衣,送给我如何?”

北烈阳一时错愕,马上回过神来,道:“花大姐若要,便将我身上的送你。这件宝衣,是送给不二的。”

花怜九嗔道:“谁稀罕你穿过的旧衣服,我就要这件新衣,你送不送?”

北烈阳一转念,忙道:“那便将这件新衣送给你。我身上这件,清洗之后,送给不二。”

花怜九笑道:“当真要送?”

北烈阳点头道:“那还有假。”

花怜九一蹦多高,笑道:“哈哈,你们看看,谁说我花怜九不会交朋友?”她对空讲话,满脸欢喜。

北烈阳心中叹息,花怜九从小到大被人重重保护,恐怕还不知道朋友二字意味着什么。

花怜九直上虚空,不住大喊大叫。北烈阳等了一阵,不见她回来,便脱下宝衣,换了一件平常衣服,以真气打磨清洗宝衣。旧衣渐渐显化出光彩,恍如新装。

两件宝衣并排浮在空中,北烈阳身边幻境丛生。一件宝衣,化作北烈阳,另一件宝衣,时而化作秋不二,时而化作花怜九。

两个人的身影交替闪现,北烈阳一时沉迷其中,不可自拔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