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77.入魔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77.入魔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魔窟苍凉的荒野上,北烈阳持枪疾行,他时不时怒吼几声,将挡在前路的魔兵魔将斩杀干净。大枪挥舞,每击必尽全力,北烈阳以杀戮发泄着自己激荡的心情。

不经意间遇到一起,转瞬便分别。花怜九已走远,北烈阳感到自己生命的一部分,被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子一并带走。

北烈阳识海内忽然闪过荒雅、南浔的身影,他有些惭愧,又有一些庆幸,既已分别,何必多想。北烈阳纵情高呼,声震四野。

远处里,魔天青面沉似水。在她面前,魔明脸色苍白,俊脸已恢复如初,两只胳膊还不见踪影。这北烈阳太过狂妄,竟然以长啸挑衅。

看着魔明的样子,魔天青怒道:“魔明,我赠你灵丹,让你尽快恢复实力,你却用来恢复容貌。你长得再俊俏,挡不住花怜九一击,也只是一堆烂肉而已。”

魔明沉默无言,心中暗道:“我若是没有这张好脸,你怕是连灵丹也不会相赠。”他张开嘴,说的却是另一番话:“天青,你我还是先回大营去,花怜九宝物众多,不可力敌。”

魔天青想要怒骂几句,又颓然而止。魔明说的是实情,他身受重伤,魔辛已殒命,凭她一个人,根本抵不过北烈阳和花怜九联手之威。

至于那些魔兵魔将,在北烈阳的精神幻境面前不堪一击,简直如养料一般,滋养着北烈阳快速成长。

想到此处,魔天青忽有所悟,北烈阳大量吞噬魔气,岂不是很快要被魔化?魔化之后的北烈阳,是角人族的利矛,还是魔族的急先锋?

魔天青随即下令,命几位魔将领兵围剿北烈阳,战至自己孤身一人时,方可返回大营。若是畏敌避战,则全部抹杀。命令下完,魔天青与魔明返回大营,只剩下一众魔将面面相觑。

这命令下得蹊跷,向后必死,向前却有一线生机,几位魔将率领魔兵,追击北烈阳。转瞬之间,魔兵魔将奔走一空。

虚空之上,忽然现出花怜九的身影,她望着北烈阳离开的方向,叹了口气。花怜九猜到了魔天青的用心,北烈阳吞噬魔气,心念丛生,极易入魔。

花怜九手上忽然多了一枚玉石,一头浑圆,一头尖尖。花怜九自言自语道:“要不要跟上去?便由老天去定。尖角向下,便跟去看看。”

花怜九信手向上一抛,玉石高高飞上空中。玉石上灌注了精纯灵力,如流星一般极速飞行,尖角迅速被磨得圆润。

过了半刻钟,玉石终于落回花怜九手上,通体圆润无比,哪里还有尖角?花怜九笑道:“圆角向上,尖角自然向下,既然老天让我去,我便辛苦一趟。”

花怜九身形再次隐入虚空,直奔北烈阳离开的方向,追了下去。此时北烈阳状态极为诡异,一双角时而变直,时而变弯。

识海内吞噬的无尽魔气,拉他入魔,擎天内的缕缕杀气,又让他清醒。北烈阳浑浑噩噩,只知向前厮杀。

北烈阳识海内,大枪印记越发厚重,天马印记则闪烁不停。北烈阳猛然惊醒,将混沌之气灌注到天马印记中。

妖冉的声音,随即响起:“烈阳,大事不好,快回黑雾森林来。送大祭司回家的苑明堂传讯到大荒城,北月和妖熙不见了。”

一瞬间,北月、北山、荒雅、南浔、秋氏兄弟等人的身影闪现在北烈阳识海内。北烈阳感到极为惭愧,自己是角人族年青一代的领头人,为何如此不堪?

北烈阳急忙传音道:“妖冉前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妖冉叹道:“据苑明堂说,前几日北月进阶炼体四级,真气凝练无比,全族皆惊。北月进阶后,举止颇为诡异。后来,她和妖熙便忽然消失不见了。”

北烈阳心中剧震,原以为北月与花半顷定下四年之约,便能安心修炼,谁知还是出了意外。北烈阳急道:“现在有没有北月的消息?”

妖冉叹道:“没有她的消息,我猜是妖熙带着她,去了黑雾森林中的险恶之地。妖熙这家伙,居心叵测,多半就是他蛊惑的北月。”

北烈阳知道北月身据先天珠,不可能被他人蛊惑,她既然出走,定是自己所愿。北烈阳一面为妹妹快速进阶高兴,一面为她意外失踪担心。

想了一阵,北烈阳道:“传讯给苑明堂,请他转告大祭司和我爹我娘,不必担心,北月不会有事。”

妖冉答应一声,便断了传讯。北烈阳嘴上说妹妹不会有事,心里却极为焦虑。自己不顾一切,到肃州城去送衣,现在看来,确实是太过放纵。

此时北月骑在妖熙身上,在黑雾森林中穿行,她眉心一轮圆月,疯狂吞噬着缭绕的黑气。妖熙看得心惊肉跳,如此吞噬魔气,北月要做什么?

北月仿佛看穿了妖熙的心思,轻声道:“妖熙前辈,不用担心,我只是尝尝魔气的味道而已,看看魔气吞噬多了,会不会入魔?”

妖熙此时已能开口讲话,劝道:“月儿姑娘,不要再试了,即使是你哥哥北烈阳,吞噬魔气过多,也会走火入魔,更何况少不更事的你。”

北月笑道:“前辈,我哥哥不过比我大了一岁多,况且,我有先天前辈帮忙,不会入魔。我只是有点担心哥哥,他一个人去了魔窟,不知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妖熙点头道:“有先天前辈,自然万无一失,至于你哥哥北烈阳,他吉人自有天相,很快就会回到黑雾森林。”

北月沉默一阵,道:“哥哥不忍打扰我修炼,我却不能不帮他。我要在黑雾森林周围,开拓一块大大的领地出来。”

妖熙骇然道:“月儿姑娘,不可胡闹。如今魔潮将至,大荒岭上荒兽横行,你又何必再挑起事端?若是角人族和人族此时开战,对双方都不是好事。”

北月笑道:“前辈,你怎么越活胆子越小?我当然不能以北月的身份开疆拓土,出了黑雾森林,我便叫作狮女。”

妖熙心中叹息不已,我的化形修为尽毁,如今被你骑在身下,还敢胆大妄为?眼见北月打定了主意,还自称为狮女,看来自己只好随她走这一遭。

北月叹息道:“哥哥意志如铁,虽深入魔窟,有魔丁做内应,不会有事。不知花半顷如今怎样,闭关修炼,是否顺利?”

此时的花半顷,深陷一片黑暗中,苦苦摸索。这片黑暗无边无际,他身处其中,什么也看不见。周围寂静无比,不知是真的无声,还是花半顷已失去了听觉?

与此同时,花半顷灵力尽失,他踯躅地行走,不知要奔向何处。渐渐地,花半顷感到眼前的黑暗里,出现一只神鹰,他与自己同行。

花半顷心中生起明悟,那神鹰便是自己修道多年所追寻的,只要循着他前行,便不会迷失。有了这个念头,眼前出现两点微光,正是神鹰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在无尽黑暗里,犹如亮点幽蓝的灯火。前行中,神鹰的头颅慢慢变得完整,然后是脖项、翅膀,花半顷心中宁静无念,奔走不停。

忽然,黑暗中勾勒出一个女子的身影,那女子笑道:“你能逃得过大师兄的神牙,再试试我的灵犀。”正是花怜九。

花怜九对面,慢慢出现一个人影,正是花半顷当日一剑刺伤的魔明。魔明见花怜九举起灵犀宝剑,抱头逃窜。

黑暗中,又有人道:“花大姐,我受伤太重,追杀之事,就算了吧。”花半顷听出那是北烈阳的声音,心中纳闷,这两人为何走在一起,还与魔明起了冲突?

花怜九又道:“你以后叫我怜九吧,我比你只大半岁,花大姐的称呼将我喊老了。”怜九之名,岂是这个混蛋能叫的?

花半顷心中陡然生起魔念,恨不得冲上去将北烈阳一剑斩首。魔念一起,立刻便占据花半顷全部心神,神鹰开始慢慢溃散。

一把宝剑忽然出现在花半顷手中,灵力随念而生,他咬牙切齿,就要向前劈去。

黑暗中传来了北月的声音:“花半顷,你要干什么?”

花半顷怒道:“我要劈死那个该死的北烈阳。”

北月冷声道:“我哥哥为何该死?”

花半顷狂叫道:“他和怜九在一起。”

北月声音更加冰冷:“那是我哥哥与花怜九的事,与你何关?”

花半顷愣在当场,不知该如何回答,心中魔念不再猛涨。过了片刻,花半顷又叫道:“可是,你哥哥已经有了荒雅和南浔。”

北月怒道:“那是我哥哥和荒雅姐、南浔姐的事,与你何关?你有了我,不是照样惦记着你的小师妹?”

花半顷猛然惊醒,花怜九从来不属于他,他对小师妹的感情,是呵护和怜惜,而不是男女之情。

黑暗里,北月身上大放光明,她如花似玉的脸庞上,一轮圆月在眉心缓缓转动。圆月发出柔和的光芒,将花半顷笼罩其中,他盘膝坐在地上,进入了顿悟之中。

过了不知多久,花半顷心魔尽去,起身继续前行,眼前的神鹰已出现在他身后,渐渐变成一尊法相。

大荒城内,清明正坐在街角,喝着闷酒,忽然一人站到他面前。清明并未抬头,继续大口喝酒。那人叹道:“清明师兄,可惜你是玄清宗嫡传弟子,竟落得如此地步。”

清明喝了一口酒,抬眼看向此人。此人又道:“水朵朵、苑秋霜、北山等人,倚仗他们在大荒城的势力,欺人太甚,清明师兄若想报仇,我们可以联手对敌。”

那人见清明似有意动,刚要继续讲话,忽见清明面前一支修竹迎风摇摆,一击便将他抽倒在地。

清明冷笑道:“我就算再落魄,也不会和阿猫阿狗联手。早晚有一日,我会让地渊所有人都知道,你家清明爷爷的厉害。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