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1.姻缘天定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1.姻缘天定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花怜九笑容满面,如春花初绽,北烈阳一时迷醉其中。花怜九见北烈阳看着她不说话,顺手拍了他一下,道:“你欢不欢迎我去?”

北烈阳鬼使神差地叹道:“月儿失踪了,如今不在黑雾森林。”

花怜九一愣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不去叨扰了,告辞。”花怜九说走便走,转瞬之间,已掠出数百丈。

北烈阳急忙叫道:“怜九,月儿不在,你一样可以去黑雾森林,见见其他人?”

花怜九止住脚步,转头道:“你让我去见谁?荒雅、南浔,还是你的父母?”

北烈阳如遭雷击,沉默不语。花怜九道:“还是不去了,没得心烦。魔族强者纷纷降临地渊,我要回去告诉道叔叔一声,早做准备。”

花怜九扭过头,继续前行。北烈阳追了几步,高声道:“怜九,你我还有相见之日吗?”

声音远传四野,花怜九不再回头,朗声道:“北烈阳,你我天域再见。”

北烈阳急道:“你我才十六岁而已,飞升天域不知还要多少年,难道非要等到那时再见?”

一朵青莲,闪现在空中,莲花开得正好。花怜九幽幽说道:“父亲留下的典籍中,收录了一篇先贤大能所做的爱莲说。我读过后,便想做一株莲花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。”

北烈阳默默听着,眼神中闪过一丝敬佩。花怜九出身高贵,被无数人呵护看重,却一直想着自强自立,颇为不易。

花怜九继续说道:“我爹的光辉已远,我的人生,才刚刚开始。我懂事以来,所有人对我都另眼看待,他们尊重我、喜欢我,因为我是花小妖的女儿罢了。”

北烈阳点点头,这种感觉他虽然没有体会过,却能猜得出其中的无奈。

花怜九忽然笑道:“我与你这家伙相识,只是偶遇。我却毫不犹豫用掉了父亲留下的仙露。他曾经说,若是我遇到一个让我奋不顾身的人,那便是我的夫君。”

北烈阳不知该说什么,做花怜九的夫君,他可以吗?刹那间,荒木、北渊、风庭、荒雅、南浔等人在北烈阳识海内旋转不休,他暗叹一声,继续沉默无言。

花怜九的声音柔和起来:“我爹说姻缘天定,我深信不疑。大师兄比你修为高,对我很好,可他是我的哥哥,做不得情郎。至于你,我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有些心动。”

北烈阳回想他与花怜九相识的经历,一直是花怜九在救他。难道真的姻缘天定,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人,暗中作怪?

花怜九笑了一声:“我刚才给你吃的灵丹,是水落云姑姑送给我爹的,叫做炼情丹。我爹没有吃过,我猜味道不好。”

想起刚才灵丹的味道,北烈阳摇摇头,那样的丹药,聚五味于一处,确有炼情的味道。

花怜九说出心事,长出一口气:“可惜你遇到我太晚。我不愿做一个依附于你,争风吃醋的俗女子,你我在地渊,还是不见的好。”

北烈阳无言以对,默默地看着那朵青莲,随风摇摆。花怜九忽然一笑:“到了天域,恐怕你就没那么好的运气,左拥右抱了。”

这句话笑着讲出,却充满了残酷。荒雅南浔此生多半无缘飞升天域。资质上的一点差距,修炼到高深处,便是天堑,极难逾越。

北烈阳摇头道:“怜九,花小妖大人能够带着爱侣飞升,我为何不能?”

花怜九举手朝天,道:“北烈阳,你若能带着爱侣飞升。到了天域,我便与荒雅南浔姐妹相称,你看如何?”

北烈阳不再说话,对着花怜九的背影深施一礼,转身离开魔窟。随着一阵轻微的神识波动,他便进入黑风洞。

黑风洞瞬息而过,北烈阳走出法阵,黑雾森林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。他纵声长啸,片刻之后,一只林貂跑了过来,正是曾与妖冉在一起的小貂。

北烈阳止住啸声,心中奇怪,小貂对自己颇有戒心,为何忽然跑了过来?小貂一声尖叫,向着密林的方向而去,北烈阳紧跟其后,一阵疾奔,来到一个山谷。

山谷中,有浓重的血腥气。北烈阳走入山谷,发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只荒兽,修为最高的,是一只六级荒兽荒魈。

小貂指着荒魈的头,连声尖叫,北烈阳附身看时,赫然发现荒魈眉心一片青黑。北烈阳撑开精神幻境,一缕黑气从荒魈身上涌出,被拉入幻境吞噬掉。

魔化荒兽,魔族已悄然向黑雾森林渗透。北烈阳眉头紧锁,这是个十足的坏消息,黑雾森林内荒兽众多,实力远在角人族之上,若是兽潮与魔潮一并到来,根本无从抵挡。

北烈阳想了一阵,别无他法。便以魔音无间控制住数十只荒兽,让它们深入丛林,寻找魔族的踪迹。

进阶精神幻境后,控制荒兽的速度大幅提升,两个时辰后,北烈阳终于离开了山谷。小貂纵跃而去,依然不肯留在北烈阳身边。

北烈阳忧心忡忡,回到天北部落。见了爹爹北渊,北烈阳将此行去魔窟的经历讲述一遍,隐去了有关花怜九的事。

北渊面沉似水,魔窟之内,竟有魔皇级强者降临。黑雾森林中,已有荒兽被魔化,此事要早做安排。北渊沉声道:“烈阳,你先回家去,你娘一直惦记你们几个,我去找大祭司议事。”

犹豫了片刻,北烈阳施礼道:“爹,有一事我还要向您请教。”

北渊见爱子说得郑重,点头道:“有事快说。”

北烈阳脸上一红,道:“爹,你相信姻缘天定吗?”

这句话问得极为突兀,北渊一愣,看着眼前魁梧的爱子,心中暗叹:“原来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。”

北渊沉思片刻,道:“我相信,我和你娘就是姻缘天定,你和荒雅、南浔也是。”

北烈阳还要继续问,北渊摆手道:“这些事情,闲暇了再讲,我要尽快赶往祖屋,与大祭司商议魔潮之事。”

父子二人一前一后,出了议事厅。北烈阳回到家,只见风庭已备下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香气诱人。荒雅和南浔站在桌旁,与风庭轻轻说着话。

见北烈阳回来,荒雅和南浔本想扑过去问询,心中又恼他不告而别,便魂不守舍地站在一旁。北烈阳先给母亲施礼问好,然后走过去,拉住荒雅和南浔。

荒雅和南浔见北烈阳风尘仆仆,瘦了不少,又开始心疼。荒雅问道:“烈阳,你此去魔窟还顺利吗?”

北烈阳摇摇头:“魔窟内强者众多,我没能到达肃州,便返回了。”

南浔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,早晚有一天,你能见到秋不二,再将宝衣送他便是。”

北烈阳含糊几句,不再说话。荒雅和南浔见他似有心事,便不再问。几人围坐桌旁吃饭,风庭的手艺极佳,做的饭菜极为可口。

风庭环顾左右,叹道:“烈阳安然归来,不知月儿和小山近况如何。”

北烈阳劝道:“娘,月儿和小山不会有事,过几天我去大荒城一趟,顺便找找月儿。”这顿饭吃得略为沉闷。

饭后,荒雅和南浔提出告辞,原以为北烈阳会挽留。却见这家伙低头不语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荒雅和南浔走出门来,荒雅道:“烈阳有心事,不知道他在魔窟中遭遇到了什么?”

南浔道:“不管他遇到什么,我们和他一起面对就是。”两人聊了几句,各自回家。

风庭与北烈阳对面而坐,看着爱子心事重重的模样,风庭叹道:“烈阳,你在魔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?”

北烈阳便将遇到花怜九之事,讲了出来。风庭听得入神,道:“烈阳,你不要多想,那些大人们怎么会有如此闲心,筹划一对小儿女姻缘之事。”

听母亲这么说,北烈阳长出一口气,问道:“娘,您相信姻缘天定吗?”

风庭笑道:“傻孩子,很多人的姻缘都是天定的,只是他们不自知罢了。你看我和你爹,他修为精深,素有大志,而我则是普通角人女子,不是照样走到了一起?”

北烈阳听得入神,风庭继续道:“花怜九我早就听说过,她是花小妖大人的女儿,从小被万般呵护。这样的女子,其实最是孤独。她和你一道,经历生死战局,极易心生情愫。”

回想起魔窟中经历的种种,北烈阳点了点头。自己只是一个角人族炼体四级修士罢了,在花怜九面前,又算得了什么?

风庭又道:“我和你爹爹相识,极为偶然。有一次,他去黑雾森林打猎,收获颇丰。一群人便鼓噪,让他请众人吃饭。”

北烈阳听到此处,不禁点头,自己和同伴,也有同样的情形。风庭道:“你祖父治家极严,你爹不敢到家中折腾,不知为什么就找到了我。”

风庭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,仿佛少女时光重新来过。她继续道:“你爹是族中天才少年,有事求到我头上,我自然要出手帮他。便给他们做了一餐饭,从此你爹便时常来找我,我们相识相知,便成就了一生的姻缘。”

天北部落上下,对风庭极为尊重。她做好了一个主母该做的一切。生子三人,个个资质绝伦。对人和善真诚,遇大事有静气,是北渊最好的智囊。

最为难得的是,风庭是族内制作金伤散的大师,她配出的金伤散,效果极佳。前些日子,她带领族人,短时间内,为北烈阳配出千罐金伤散。

风庭沉思一阵,笑道:“烈阳,不管怎么样,能得花怜九这样的女子青睐,也是一时佳话。你好自修炼,自然相见有日。”

北烈阳回到房间,躺在榻上,想了一阵,便沉沉睡去。睡梦里,秋云兮咬牙切齿道:“这样的机会都把握不住,你还是不是我秋云兮的后辈?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