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3.遮天之局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3.遮天之局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北烈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睡梦里,秋云兮大人对着他怒骂,骂他未能把握住机会。北烈阳被骂得一头雾水,把握什么机会?

秋云兮一副懒得解释的模样,挥手间,北烈阳眼前便浮现出一幅幅场景。那些场景中,一个个大人物次第出现,将北烈阳惊得目瞪口呆。

第一幅场景中,北冥凭窗而立,外面的天空,一半月朗星稀,一半云雾缭绕。北冥轻声道:“角人族北冥,愿以百年来占据的魔域十城为保荐之资,推举花小妖为卧龙城城主,请北天上尊恩准。”

片刻之后,天空中忽降清音:“你等皆从地渊飞升天域,理当互为奥援,你之推举,准。”随着话音,连同北冥所在的城市,纷纷爆发出清辉,直入北天。

北冥转过头,眉心丝丝缕缕的黑气,一闪即逝。

第二幅场景中,北冥与三名角人族修士正在饮酒,正是地渊飞升的角人族四位大人。北冥、荒土、南风神、秋云兮。

北冥叹道:“不想地渊局势,糜烂至此。人族势大,魔潮将至,我角人族该如何自处?我苦思冥想,生出一个念头,说出来与诸位参详参详。”

荒土点头道:“北冥大哥,何必客气,有话你直说便是。”

北冥沉声道:“我反复衡量,你我在地渊虽各有后手,却无法抵挡人族的攻势和如潮魔物。我想,若要保住地渊的角人族,当为他们找一处强援。”

荒土点头道:“此言有理,不知北冥大哥为那些后辈,找的哪一处强援?”

北冥继续道:“正是炼气三大门派之首,道花派。如今道花派门主道千军,是前任门主花小妖的兄弟,他们对角人族心存怜悯,一向关照。”

荒土摇头道:“些许照顾而已,可惜怜悯化不成强援。”

北冥笑道:“因此,我便冒昧想了个办法,促成花小妖之女花怜九,与我角人族后辈北烈阳的婚事,如此一来,道花派便不能眼看着角人族被灭。”

南风神霍然起身,怒道:“北冥大哥,此计我不敢苟同。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何必将角人族的未来,系在一个人族小姑娘的裙角?”

说完此话,南风神竟离席而去。北冥苦笑道:“三弟还是如此性急,不待我说完,便走了。云兮,你看此计如何?”

秋云兮大笑道:“我看此计甚妙,不过我听说,前些时日,花小妖在卧龙城日破三关,如今修为已不在北冥大哥之下。他在爱女身上,定设有后手,此计如何能瞒得过他?”

北冥笑道:“我已向北天上尊请旨,册封花小妖为卧龙城主。”

秋云兮笑道:“北冥大哥,还是你老谋深算,册封之日,便是你的妙计成行之时。”

北冥、荒土、秋云兮三人又商量一阵,饮了几杯灵酒,这才各自散去。

第三幅场景中,天域卧龙城内,北天上尊的使者正在宣旨。使者面前,跪倒一片,花小妖傲然挺立在人群中,极为显眼。

使者宣读完册封法旨,上前恭喜道:“花城主,恭喜恭喜,你飞升日短,法力却高。北天上尊法眼如炬,这才有了今日之册封。不知这上天之赐,花城主想要些什么?”

花小妖不冷不热道:“何喜之有,无功受赏,我心中极为不安。别说什么法眼如炬的屁话,我大哥花天童一片赤诚,还不是入了六道轮回,再也寻不到。”

使者脸上一阵青白,又不敢得罪这位天域新贵,忙道:“花城主,我只是北天上尊派来的使者,册封之事一完,便要回报上尊。”

花小妖冷声道:“既然如此,你这就回去吧,告诉北天上尊,我要地渊。”

使者脸上涌起一阵怒气,又强行压制住:“花城主,这怎么能行?地渊是一方星陆,岂能作为上天之赐?”

花小妖伸手拍了拍使者肩膀,笑道:“别紧张,听我把话说完。我要天域之人,从今以后,不得干预地渊之事。”

使者松了一口气,道:“这事还可谈得。不过,北天上尊所管的,便是这北天,至于其他三天之人,上尊可不耐烦去管。”

花小妖笑道:“我来天域一段时间了,此事焉能不知。你放心,从今以后,哪个天域之人敢向地渊出手,我斩断就是。”

使者不再说话,拱手告辞。花小妖点头道:“你法旨念完,也该回去了。我听说天域之内,使者册封是要给喜钱的。我这里有一枚大钱相赠,你拿着吧。”

使者勃然大怒:“花小妖,你不要太猖狂,我来为你册封,你不备重礼,也就罢了。何必再来戏弄于我?须知上尊面前,也有我说话的份。”

花小妖笑道:“你这人性子太急,我给你备的便是重礼,你且拿着吧。”说完,花小妖取出一枚大钱,外圆内方,扔到使者手中。

使者本来要驾云离开,大钱到手,祥云立刻被压破。使者直坠而下,猛地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,使者倒在坑底,奄奄一息。

早有卧龙城前任城主大叫道:“花小妖,你欺人太甚,使者宣旨而来,你为何一再相戏?”

花小妖冷笑一声,不再说话,只是抬眼望天。那片天空,正是北天上尊的宝殿所在之地。目光如两道闪电,直指虚空,天上忽然泛起一阵云雾,将花小妖视线阻断。

花小妖沉声传令道:“卧龙城卫听令,从今以后,卧龙城不禁诸天各族交易,包括魔族。”城卫首领不敢不从,上前领命。

前任城主硬生生压住怒气,身形一闪,消失不见。使者手中的大钱忽然一轻,他抵抗的法力冲天而起,将他高高带上虚空,消失在云雾中。

花小妖信步走上城头,眼望地渊方向,静静地出神。

最后一个场景中,秋云兮运起魔音无间,在九天十界内穿梭不停。转眼之间,便来到地渊以外。地渊厚厚的云层外,天地法则不时闪现,秋云兮停住身形,稳坐在虚空之内。

一缕真魂出窍,直入地渊。花怜九正从肃州城踏入魔窟,真魂瞬间消失,花怜九的娇躯似乎滞了一滞,便蹦蹦跳跳地向前而去。

在此之后的场景,北烈阳便已经历过,他看着花怜九毫不犹豫地挥出仙露。看着她顶着爆炸余波,将自己抱着飞远。

北烈阳看着花怜九以粗暴的手法,为自己接骨疗伤,一股疼痛后怕,直上心头。北烈阳暗暗发誓,下次受伤,千万不能落到花怜九手里。

等到花怜九在空中抛出玉石,将玉石磨得浑圆,以此为据,转头去追北烈阳时。北烈阳脸上露出柔情,娘说的对,能得这样的女子一时青睐,是自己三生有幸。

最后,北烈阳与花怜九在魔窟中分别,花怜九走得决绝,却一直在附近徘徊。她等待很久,没有见到北烈阳回来,这才奔远方而去,身形慢慢消失在无边魔气中。

睡梦里,北烈阳见花怜九渐渐远去,禁不住泪流满面。秋云兮怒道:“哭什么哭,没出息,你既然喜欢她,便趁机追到手,生米做成熟饭,从此朝昔相伴,岂不是更好?”

北烈阳摇摇头,道:“我怎么会如此亵渎怜九,她是地渊的精灵,我北烈阳配不上她。”

秋云兮看着北烈阳的神情,叹道:“你呀你呀,这么好的机会把握不住,将来定要悔青了肠子。”

北烈阳点头道:“我现在就很后悔,没有回头去找她,却不是大人您想的那样。”

秋云兮忽然大怒,走上前去,对着北烈阳的脑袋,一顿猛抽。秋云兮边抽边骂道:“你这个败家子,你知道十城有多大?你知道我们花费了多少心机?你却不好好珍惜。”

北烈阳不敢躲闪,站在原地,低头挨打。打了一阵,秋云兮叹道:“烈阳,我知道你是英雄,可惜角人族危在旦夕,要的不止是英雄,更是枭雄。”

北烈阳低头不语,秋云兮继续道:“花怜九此时还在魔窟之内,我的真魂还能影响她的心神,你随我去,追上她,将生米做成熟饭,保你吃得香甜。”

秋云兮唠唠叨叨,像极了风庭。北烈阳心中一阵感动,却又迈不开脚步。秋云兮说了一阵,见北烈阳站在原地,低头不语,置若罔闻。

秋云兮勃然大怒,道:“北烈阳,你以为你现在是一个人?你代表着我角人族的未来,若是扛不过魔潮,地渊中角人全族化为飞灰,你该当何罪?”

北烈阳抬起头,目光如水,他轻声道:“秋云兮大人,谢谢你的关照,也谢谢北冥大人、荒土大人、南风神大人的庇护指点。你们替我想得很好,可是我不喜欢。”

秋云兮本来在大怒,闻听此语,一下子愣在当场。过了半晌,她幽幽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违了我们的意,后面的魔潮,恐怕要你自己带领角人族去扛。”

北烈阳奋然道:“那是自然,魔潮到了黑雾森林,我必定带领角人族,扛过此劫。诸位大人便在天域,看我北烈阳的手段。”

秋云兮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我该走了。花小妖已请了法旨,不许天域之人干涉地渊之事,这一次便是真正的分别。”

北烈阳心中涌起一股苍凉悲苦,他沉声道:“恭送秋云兮大人。”

秋云兮忽然笑道:“好了,我走了。这一次你没有听我们的话,我很生气,也很欣慰,这才是我喜欢的北烈阳。”

秋云兮的身影骤然消失,最后一句话却犹如石破天惊,北烈阳从睡梦中猛然醒来。刚才的梦境,是真是幻?暗夜里,北烈阳盘膝而坐,苦思不已。

天域卧龙城,花小妖冷笑一声,转身下了城头,他走得很慢,法力愈发浓重,身后的法相顶天立地,巍巍然不可逾越。

卧龙城内,万民跪地,齐声呼喊:“恭迎花城主回府。”声音响彻云霄,经久不息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