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7.强者的脆弱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7.强者的脆弱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荒碧晴后发先至,在北烈阳坠地之前,挥出真气,将他凭空托住。此时北烈阳已昏迷不醒,气息却并不虚弱。

北烈阳缓缓落在平地上,北渊挣扎着起身,来到爱子身边。他轻轻握住北烈阳的手,见爱子在昏迷中,依然双眉紧皱。

北渊大为心疼,自己的长子十六岁而已,便要背负族运,此生要负重前行多久?北渊以真气探查北烈阳的状态,发现他只是昏迷,身体上并未受伤。

荒木和南天路也威龙过来,荒碧晴轻声道:“不用担心,烈阳他没有事。他此番因祸得福,醒来之后,修为会更加精进。”

众人长出一口气,此时雷雨不再肆虐,水落云一身新衣,自高空缓缓降下。荒碧晴白了她一眼,道:“什么时候都不忘了摆谱。”

水落云素手一挥,一枚灵丹直奔北烈阳。北烈阳的嘴被灵力轻轻启开,灵丹入口化液,直入北烈阳腹中。

北烈阳猛然叫道:“好酸、好苦,炼情丹,怜九,是你吗?”

荒碧晴大怒,顺手一拂,将北烈阳远远击飞。北渊怒道:“荒碧晴,你要干什么?”

荒木也大为紧张,将北烈阳轻轻接住,将他护在身前。荒碧晴怒道:“这小子昏迷不醒时,还要叫花怜九的名字,真是无耻。”

水落云唯恐天下不乱,笑道:“他只是想想罢了,那人不点头,他一辈子也是空想。”

荒碧晴转身便走,水落云追了上去,两个奇女子一先一后,直奔西岭部落。高大的树冠上,荒碧晴与水落云并肩而立,两人看着一片鲜花,发起呆来。

过了半晌,水落云道:“难得你在黑雾森林,种出这么多鲜花。小妖在天域,已被册封为卧龙城主。我要尽快飞升天域,前去助他,你去不去?”

荒碧晴摇头道:“我刚刚进阶炼体九级,无法飞升天域。我有预感,我会陨落在魔潮中。这样也好,让他记得牢一些。”

水落云尊者修为,见惯了生死,叹道:“此次魔潮来势汹汹,一旦爆发,便是生死之战,角人族准备好了吗?”

荒碧晴摇摇头,不再说话。水落云望着雨后初晴,却又依然昏暗的天空,幽幽道:“小妖曾讲,尽人事听天命而已。”

再过一阵,水落云又道:“小晴,你叮嘱北烈阳,请他与花千树互为援手,在魔潮中携手对敌。”

荒碧晴摇头道:“这个忙我帮不了,那个小子年纪轻轻,就像那个家伙似的四处留情,我懒得理他。”

水落云笑道:“你呀你呀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管那么多干什么?放心吧,北烈阳和花怜九在地渊成不了姻缘,至于飞升天域后的事,自有小妖去头疼。”

两人就此陷入沉默,过了半晌,水落云道:“小晴,我走了,这次我回到燕落大湖,会闭关突破,你若有事,发金羽飞书找我。”

荒碧晴点点头:“不如吃了饭再走。”

水落云哈哈大笑:“我才不吃你做的鬼东西。荒碧晴,此生遇到你,打了不知多少次架,斗了不知多少次嘴,若有来世,不必相见。”

说完,水落云素手轻拂,冲天而起,瞬息便远在天边。荒碧晴目光如水,看着这位古怪的尊者,消失在视线里。

荒碧晴面前,一株彼岸花忽然闪现,在微风中轻轻摇摆。彼岸花上,一滴仙露晶莹剔透,闪着柔和的光。荒碧晴轻声道:“落云姐,谢谢你的仙露,来世再见。”

在虚空中急掠的水落云,忽然纵声长啸,一时之间,地渊内尊者大修士心中皆有所感。道千军站在悟道崖前,皱眉道:“水落云发什么疯?”

道千军守在悟道崖前,已有数日,这几天,他感受不到花半顷的气息,不知悟道崖内有何变故,他犹豫很久,还是不忍打开法阵。

感受到水落云的长啸,道千军忽有所悟,叹息一声,转身离开悟道崖。他扬声发令道:“从今日起,三重法阵,封锁悟道崖,直到花半顷叩关为止。”

玄天与玄离正在玄清宗内饮茶,忽然感到天地间隐隐有长啸声。玄离笑道:“不知谁惹了水落云,这个女人发起疯来,实在让人头疼。”

玄天点头道:“水落云活得才叫肆意精彩,哪像你我,整日里蝇营狗苟,算东算西。”两兄弟举起茶杯,虚碰一下,一饮而尽。

祖屋前,北烈阳依旧昏迷不醒。荒木道:“北渊,你守在门外,我送烈阳进入圣泉洗礼,看看能否让他尽快醒来。”

北渊施礼称谢,守在祖屋外,秋寒与北渊微微颔首,转身离去。南天路则一边疗伤,一边等候北烈阳的消息。

过了一阵,风庭稳稳走来,见到丈夫,轻声问道:“刚刚忽然风雨大作,出了什么事?”

北渊将二女相争,天雷降世,北烈阳被击伤昏迷的事讲述一遍。风庭叹息道:“水落云和荒碧晴都是可怜人,便任她们胡闹一次。”

风庭拉住北渊的手,劝慰道:“放心吧,烈阳不会有事。黑雾森林内虽然昏暗,太阳却每天都会升起。”

北渊烦躁的心情迅速平静下来,他拉着风庭略显粗糙的手,沉默无言。空气中忽然一阵猛烈波动,经过雷霆洗礼,心境起伏,北渊竟就此突破炼体八级。

一旁的南天路羡慕不已,高声传令道:“去,把夫人请来,我看看能否像北渊族长一样,进阶炼体八级。”

有人快步跑到南天路身边,低声道:“族长,请哪位夫人?”

南天路有些尴尬,怒道:“废话,都请来,我一个个拉手试下去。”

圣泉在前,北烈阳在后。荒木发了一会儿呆,这才运转真气,引动圣泉,为昏迷中的北烈阳,主持这次圣泉洗礼。

这一次洗礼极为诡异,圣泉分出足有一半水流,灌注到北烈阳头上。北烈阳仰躺在地上,圣泉便源源不断流入他的眉心。

荒木想要阻止圣泉,却忽然没了力气,委顿在地。圣泉潺潺奔流,北烈阳的识海内,高山平湖中,忽然注入一汪清水。

清水进入高山上真气、灵力、精神力三个深潭中,将三气同时净化一番。清水顺山势向下流淌,注入山下的平湖内。

北烈阳的识海内,顿时掀起一阵波澜。北烈阳面前,忽然闪现出一个男子的身影,他长发披肩,神情慵懒。

此人轻叹一声:“小子,你在我如花似玉的女儿面前,尚能自持,我不如你。”

北烈阳身躯猛震,连忙上前施礼道:“北烈阳见过花小妖大人。”

花小妖摆了摆手,道:“你这个家伙,活得像个小老头,我不喜欢。我也不愿怜九与你受苦受累,你在地渊好好活着,待飞升天域后,再与怜九重续前缘。”

北烈阳点头称是,他与花怜九原本也是如此约定,花小妖没有反对,他已暗道侥幸。花小妖道:“既然如此,你在地渊内要全心全意对待荒雅、南浔,不要伤了她们的心。”

北烈阳举手向天,道:“大人请放心,我对荒雅南浔的感情,日月可鉴,绝不会辜负她们。”

花小妖挥了挥手,道:“好了好了,你这家伙太笨,我不喜欢。我让你不要伤了她们的心,你也不用当着我的面,起誓发愿,表露与她们的真情。”

北烈阳顿时有些尴尬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花小妖又道:“落云和小晴相争,误伤了你,你反而因祸得福,这样也好。你早日修炼有成,飞升天域,省得怜九寂寞。”

北烈阳点头而已,花小妖再看了他几眼,道:“好了,我不让他人干预地渊之事,我也不好干预。这便走了,地渊从此便留给你们,你们不要辱没了它。”

北烈阳深施一礼,起身后,花小妖已踪迹不见。高山平湖之上,清水还在不断注入,北烈阳感到自己的识海胀痛不已。

这清水是圣泉吗?会不会将识海撑破?就在此时,平湖内掀起波浪,风雨大作。无尽雷电,笼罩住高山平湖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雷雨散去,一道道细微的雷霆,遗留在高山平湖间。高山平湖上,角人先民们已搭起木棚,生起了火。在火光中,一个个面孔时而清晰,而是模糊。

北烈阳忽有明悟,待所有角人先民的面孔清晰后,他便能进阶精神实境。北烈阳心情一阵激荡,就此醒来。

圣泉边,北烈阳缓缓坐起,看到一旁的大祭司瘫坐在地上,连忙起身。北烈阳来到荒木身前,将他扶了起来。荒木见北烈阳无事,笑道:“你这小子,真是吓了我们一跳,走吧。”

荒木勉强向前走了一步,忽然一股圣泉,注入到他的顶门。荒木失去知觉,靠在了北烈阳身上。

北烈阳不敢动弹,听着荒木轻轻的呼吸声,仔细回想刚刚在圣泉中,遇到花小妖的情景。荒木的幻境里,南横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南横打量了荒木一阵,笑道:“荒木,你做得很好。角人族困顿多年,如今有了希望,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荒木连忙施礼道:“不敢当,是我的运气好,角人族中,出了北烈阳和秋不二,还有几个良才美质。”

南横连连摇头:“运气虚无缥缈,最是难得,说来说去,还是你的功劳。你为角人族殚精竭虑,竟然还能进阶炼体九级,当真了不得。”

荒木疑道:“我炼体八级修为而已,什么时候进阶了九级?”说话间,荒木运转真气,赫然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自己竟然已进阶。

南横见他不似作伪,仔细看了一阵,笑道:“你的运气真好,不知有何奇遇,精神力竟然如此凝练?”

荒木仔细回想自己近年来的经历,似乎并无异常。他忽然想起,自己对秋不二施展问心术时,曾与石念沙留下的一缕神识大战过。

荒碧晴的话,又回响在他耳边,“败在九转炼心诀之下,是大祭司的机缘”,荒碧晴说的不假,那次大败,果然是荒木的大机缘。

想到此处,荒木忽然遍体生寒。他大败以后,尚能因此进阶,石念沙岂不是强横到了极点?她身在何处?魔潮到来时,会不会突然发难?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