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9.再到大荒城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9.再到大荒城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南横见荒木沉默不语,继续道:“经过多年观察,我发现修士精神力越强大,修炼起来便越快。你的精神力极为凝练,进阶炼体九级水到渠成。”

荒木摇头道:“我的精神力不是自己修炼的,而是在与石念沙的一缕神识争斗时,无意中获得了机缘。”

南横叹息不已:“原来是人族二祖之姊石念沙,你与她留下的神识争斗,尚能全身而退,颇为不易。此女声名不显,却是五百年前,备受水连城和石墨推崇的天才人物。”

荒木忽然意识到,自己恐怕根本不是那缕神识的对手。当日缠斗,发生在秋不二识海里。那缕神识应该是怕误伤秋不二,这才放过自己。

石念沙与秋不二是何关系?荒木回想当日的情景,此二人关系大为不凡。难道隔了五百年时空的男女,也能交上朋友?

荒木想问一问此事,幻境猛然爆开。荒木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倚靠在北烈阳身上。荒木急道:“烈阳,秋不二与石念沙是什么关系?”

北烈阳摇头道:“秋不二在肃州城,身边的女子叫杜雪宁,他从未和我提过,叫石念沙的女人。”

荒木摇头道:“就是秋不二识海中的那个人,那双眼睛的主人。”

北烈阳见荒木问得焦急,忙道:“那双眼睛是不二在圣泉洗礼时记下来的,他非常痴迷,曾经将她刻画出来。她生得极美,却看不清面容。”

荒木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就在此时,圣泉中涌出一股力量,将荒木和北烈阳笼罩其中,两人随即失去了意识。

过了不知多久,荒木清醒过来,在圣泉中的记忆全部被抹去。荒木叹息自己最近太过疲惫,主持圣泉洗礼时竟睡着了。他等了一阵,见北烈阳还未醒来,便先行回到祖屋。

北渊紧走几步,来到荒木身前,施礼道:“多谢大祭司出手,不知我儿烈阳现在怎样?”

荒木点头道:“他还在圣泉洗礼中,应无大碍,我们再等一等。”

圣泉边,北烈阳双眼紧闭,识海内的幻境里,他正仔细清点着角人先民的人数。反复数了几遍,北烈阳终于确认下来,经过雷电洗礼,幻境里还剩三十六人。

先前杀气所化的北冥大人去了何处?北烈阳望着幻境里的雷电,苦苦思索。莫非幻境里的北冥大人一旦化实,便会从幻境中消失而去?擎天大枪的杀气,又是什么?

北烈阳想不出答案,只好等着其他角人化实后,再去看会不会消失。北烈阳心中涌起豪情,精神一道,最是缥缈玄妙。他若能进阶精神实境,在魔潮中便可立于不败之地。

想到此处,北烈阳纵声长啸,就此醒来。这一次,他的记忆并未完全消失,花小妖大人所说的话,便清晰地记了下来。

荒木感到北烈阳已醒来,挥出真气,北烈阳瞬间回到祖屋中。北渊一脸焦急,上前问道:“烈阳,你感觉如何?”

北烈阳施礼道:“爹,我没事了,请您放心。”

北渊点头道:“还不谢谢大祭司为你主持圣泉洗礼。这么短的时间内,两次参加圣泉洗礼,角人族中,可没有过先例。”

北烈阳深施一礼,道:“多谢大祭司出手相救。”

荒木摇头道:“烈阳,这一次,是我沾了你的便宜。为你主持圣泉洗礼,我竟然意外进阶炼体九级。”

北烈阳心中振奋,魔潮即将爆发时,荒碧晴族长与大祭司双双进阶炼体九级,这是最好的消息。他连声道贺,荒木大祭司坦然接受。

北渊也上前道贺,南天路甩开三夫人的手,叹道:“你们一个个都进阶了,为何只有我落在后面?”

风庭笑道:“南族长莫急,说不定你回到家中,睡个觉便能突破。”南天路的伤已无大碍,与众人招呼一声,便阴沉着脸回部落而去。

荒木向北渊点头道:“北渊贤弟,烈阳刚刚恢复,我便要命他前往大荒城,你们夫妇千万不要见怪。”

北渊摇头道:“大祭司说的哪里话来?烈阳去大荒城,联络花千树和苑秋霜,最为合适。魔潮转眼将至,我们要早做准备。”

听父亲这样讲,北烈阳慨然应道:“既然如此,我即刻出发,前往大荒城。”

北渊哑然失笑:“再急也要等苑明堂来到黑雾森林才行,你修为虽有精进,想要横穿大荒岭,还远远不够。”

风庭拍了北烈阳头一下,怒道:“走什么走?还不去哄哄荒雅和南浔。”北烈阳面对荒雅和南浔时,总有些心虚,不由自主地便要逃避。

见北烈阳犹豫,风庭伸手揪住他的耳朵,拉着他便走。北烈阳不敢反抗,只好低着头,弯着腰,随母亲回家。

一路上,风庭语重心长劝道:“烈阳,娘跟你说,男人和女人相处,最重要的是心细。知道心爱的女人在想什么?是生气,还是高兴。若是生气了,便要替她消气,若是正在高兴,你便要和她一起高兴。”

北烈阳连连答应,风庭却不放开他,一直揪着他的耳朵回到家。荒雅和南浔伸长了脖子,站在门口。她们听说北烈阳遭了雷劈,昏迷不醒,便跑到了北烈阳家里等消息。

荒雅和南浔见北烈阳并无大碍,只是浑身焦黑,头发蓬乱,又被风庭揪着耳朵,拽了回来。看着北烈阳龇牙咧嘴的模样,两人不禁笑起来。

在风庭面前,荒雅和南浔多了些矜持,两人迈着小碎步,迎上前去。风庭似乎余怒未消,道:“雅儿、浔儿,我把这个冒失的家伙揪回来了,任凭你们处置。”

说完,风庭放开北烈阳,进了院子,把三人留在门口。北烈阳长长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们去走走,我把与花怜九相遇之事,讲给你们听。”

南浔上前,给北烈阳理了理头发,摇头道:“你先去沐浴更衣,这个样子出去,像什么话。”

荒雅冷声道:“浔儿说得对,反正你眼下去不了大荒城,何必急于一时?”

北烈阳心中不安,只好听两人安排。风庭已备好了热水,北烈阳洗得很慢,一边洗,一边想该如何去讲。

过了不知多久,热水完全凉了下来。北烈阳最终决定,还是从头到尾,实话实说,他起身穿衣,走出房门。

家里很安静,偶尔传出几声叹息,循着声音,北烈阳走到风庭门外。轻敲房门,里面传出风庭的声音:“烈阳,你且在门外等着,等我把故事讲完。”

北烈阳不愿偷听娘与荒雅南浔的话,便在院子里劈起柴来。黑雾森林的树木,坚硬无比。北烈阳不用刀斧,直接以真气将圆木劈开。

真气运转,其软如绵,其利如剑,坚硬的圆木一划而开。北烈阳将真气运使圆熟,经过这次圣泉洗礼,他的修为已来到炼体四级巅峰。

过了不知多久,院子里的圆木已全部劈完,北烈阳将木柴捡起,摆放整齐。吱呀一声,房门打开,风庭在前,荒雅和南浔在后。三人面带笑容,看向北烈阳。

北烈阳迎上前去,施礼道:“娘,我与和雅儿、浔儿去走走。”

荒雅嗔道:“大娘已将你和花怜九之事,说给了我们听。怜九师姐救了你一命,我们该感谢她的。至于你的心思,我和雅儿也已尽知。”

南浔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我和雅儿不是善妒之人。何况你与怜九师姐,发于情而止于礼,我们又能怪你什么?那样的世间精灵,就是我们面对她,也会心动。”

北烈阳一阵头大,不知此话该如何接。南浔继续道:“你在地渊时,是我和雅儿的。至于你飞升天域后,能不能得偿所愿,那便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北烈阳心中并无喜悦,现实如此残酷,他与二人还未成亲,便提到了最后的别离。北烈阳想起花怜九所说的飞升之事,刚要开口起誓,却被风庭拦住。

风庭肃声道:“烈阳,你的心思我已知道。有些话不必说出口,你全力去做,成了最好。不成的话,雅儿和浔儿留在地渊陪我和孩子,也是美事。”

荒雅和南浔频频点头,北烈阳如释重负,拉着她们离开家。三人默默地走在小路上,路两侧荒草丛生,树木由疏到密。

走了不知多久,三人来到一棵巨树下,北烈阳指着高处,道:“那里就是我和不二聊天的地方。这次我进入魔窟,本来要去肃州见他,可却遇到了花怜九。”

荒雅和南浔看向北烈阳所指的方向,高大的树干上,长满树疤,颜色斑驳。北烈阳继续道:“花怜九是地渊的精灵,你们才是我身边最美丽的花朵。”

三人在树下沉默一阵,信步往回走。荒雅忽然问道:“烈阳,魔潮将至,荒兽蠢蠢欲动,你有把握活下来吗?”

北烈阳点头道:“当然有把握活下来,我的精神幻境,已向精神实境转化,是魔族要顾忌我才对。魔族不来则已,若是来了,便让他们有来无还。”

荒雅和南浔不再说话,一左一右,挽着北烈阳的胳膊。三人走在黑雾缭绕的路上,心中充满了彼此给予的安定。

三天之后,苑明堂驾驭北冥号,来到黑雾森林。北冥号带来了角人族需要的粮食、布匹和兵刃,带走了毛皮、兽骨以及北烈阳。荒雅和南浔被荒碧晴留在身边,并未随行。

飞舟在高空中急掠向前,又快又稳。苑明堂陪着北烈阳,给他指着沿途的景物。一片耀眼的阳光下,大荒岭上绿意越来越浓。

北烈阳远望黑雾森林,只见一片黑色丛林,隐在缭绕的雾气里。他将神识渗入识海,依照着眼前的景象,一点点在幻境里的勾勒修正着那片丛林。

过了不知多久,北烈阳识海一震。三十六位角人先民中,有一人的面孔完全清晰起来。他纵声长啸,角人先民全部围拢上去。

那人长啸停歇,叫道:“我既然已化实,便不能再没有名字,从今天开始,我叫荒土。”

北烈阳心神巨震,就此从幻境中退出。他抬眼望去,青天之下,红花绿叶,大荒城已遥遥在望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