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90.魔影重现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90.魔影重现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秋不二一愣,王贺之为何如此脆弱,扒拉一下便晕了过去?秋不二急中生智道:“杜娘子,进来帮我一把。”

杜雪宁听到秋不二喊话,走进房间,来到榻前。秋不二指了指王贺之,道:“我刚刚已将他治好,他忽然又晕了过去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门外的王宁远听到此话,再也忍不住,破门而入。他一眼看到爱子躺在榻上,呼吸均匀,脸上的黑气尽去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王宁远一缕灵力直指爱子的人中,过了片刻,王贺之悠悠醒转,叹道:“爹,您怎么也陨落了?难道是逆天境大修士出手?”

王宁远摇头道:“贺之,你中了刘天扬的暗算,昏迷不醒,此刻已被旋木公子所救,谁都没有陨落。”

王贺之的识海被魔气缠绕,虽然醒来,还恍恍惚惚,听了父亲的话,将信将疑。那缕黑气,连他也抵挡不住,眼前的周旋木还未进阶飞天境,竟然能够去除?

秋不二见王贺之无事,便拱手告辞。王宁远知道两人久别重逢,不愿在王家多耽搁,只好远送出门。

快到门口时,王宁远低声问道:“旋木,贺之刚才中的可是魔气?”

秋不二轻轻点头,王宁远眼中闪过一缕杀意,愤然道:“刘天扬这厮,竟然与魔族勾结,简直活得不耐烦。旋木,可愿与我一同前往刘府,杀了这个败类?”

秋不二摇头道:“宁远家主,我今日刚刚回城,杀人的事,改日再议。”

王宁远暗叹一声,眼前这个周旋木,虽然年轻气盛,却不是鲁莽之人。他能轻易将缠绕在识海的魔气去除,功法大为不凡。

秋不二与杜雪宁并肩走在肃州城内,黑龙和噬灵公子跟在身后。杜雪宁忽然问道:“公子,你何时能进阶飞天境?”

秋不二摇摇头,这是他修炼路上一大瓶颈。秋不二体内的原初之气澎湃如潮,厚重无比,飞天境的关口已被冲击得七零八落,就是无法进阶。

“也许还差一个机缘,我不知道机缘什么时候能到。”秋不二叹道。杜雪宁不再说话,轻轻拉住他的手,心中暗叹:“公子还小,原本不用急躁,可惜我没有太多时间。”

黑龙忽道:“大哥,我看你一个月之内,定会进阶飞天境,其中的机缘,还要着落在大嫂身上。你再修炼时,请大嫂守在一旁,或许能有奇效。”

秋不二点点头,杜雪宁高兴起来,笑道:“我早就想看看修炼是怎么回事。他人修炼,我不能在一旁观看,公子的话,便毫无问题。”

说话间,一行人回到周府。秋不二与杜雪宁来到聚气室内,秋不二盘膝而坐,杜雪宁站在他的身边。

原初之气涌动,短剑渐渐浮现在空中,犹如实质。宝剑上流光溢彩,剑柄上一颗黑宝石熠熠生辉。杜雪宁不禁迷醉其中,她读过无数典籍,灵力拟物,这明明就是飞天境之象。

短剑上忽然一阵闪动,两个古朴的文字显现出来。杜雪宁仔细观瞧,这字仿佛花纹一般,镌刻在剑身上。

杜雪宁紧盯着文字,看了一阵,忽然眼前一黑,仰面摔倒。秋不二轻拂灵力,将杜雪宁托住。他随即起身,将杜雪宁抱在怀里,叫道:“杜娘子,你怎么了?”

杜雪宁此刻昏迷不醒,嘴里一直叨咕着什么,却听不清楚。此时,杜雪宁识海之内,一株莲花随风摇摆,杜雪宁站在莲花前,面带坚毅之色。

莲花上八张绝美面孔显化出来,其中一人道:“妹妹,你真的要点化于他?这样很危险,也许你会从中受益,也许你会暴毙而亡,你要考虑周祥。”

杜雪宁肃声道:“公子前途远大,我岂能怜惜此身。”

那人又道:“这又何必,妹妹,你听我一句劝,不是飞天境又能怎样?望天境的丈夫,难道就不是丈夫?”

杜雪宁摇头道:“姐姐,我只能陪他十二年,我殒命后,他的路还长,岂能一生困顿在飞天境关口前?”

那人沉默不语,只是摇头叹息。杜雪宁忽然笑道:“两个字而已,我早晚会读出来,我就不信,区区两个字能要了我的命。”

聚气室内,秋不二犹豫一阵,以手指按上杜雪宁人中。轻按一阵,杜雪宁幽幽醒转,她脸色一红,挣扎着起身。

见杜雪宁要站起,秋不二以灵力托住她。杜雪宁道:“今日就此作罢,休息几日,我再来和你一起修炼。”

秋不二巴不得她回去休息,扶着杜雪宁,出了聚气室。走了一阵,杜雪宁忽然叹道:“公子,我身体这么弱,不能陪你走完这一生。你要答应我,没有我在身边,你也要好好活下去。”

秋不二点头答应,沉默不语,杜雪宁悠悠道:“你孤身一人我不放心,还是要找个人陪你。”

两人回到地面上,杜雪宁去后堂休息,秋不二与黑龙、噬灵公子回到小院。秋不二忽道:“我心情不好,不如去找刘飞扬算账。”

黑龙摇头道:“大哥,刘府势大,你何必一个人冒险?刘天扬伤的是王贺之,又不是你我兄弟。”

秋不二心中不爽,顺手在黑龙头上抽了一记,怒道:“噬灵公子不是人吗?你难道不跟我去刘府?王贺之与我们并肩作战,就是我们的兄弟。”

黑龙不敢再说,三兄弟直奔刘家而去。刘天扬消耗了不知多少灵丹灵草,终于恢复了伤势,断去的胳膊也在慢慢生长。

高兴之余,刘天扬极为纳闷,断肢重生,这明明是尊者才有的手段,为何他却能够做到?他沉思不已,浑然不知,一缕黑气在眉心萦绕不去。

就在此时,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,有人大喝道:“刘天扬,你以诡异手段,伤了我们的兄弟,滚出来受死。”

声音直上云霄,传了很远,正是黑龙在大叫。王宁远正在和王贺之说话,听到叫声,疑道:“这个周旋木果然神秘莫测,不是说今日不去杀刘天扬吗?为何如今又打上门?”

周旋木既已出手,王宁远自然不能落在后面。他叮嘱王伦守好门户,一飞冲天,直奔刘府而去。

此时刘府外,已成对峙之势。刘天扬身后,两名飞天境修士,十几名望天境修士,正在怒目而视。

刘天扬面前,便是秋不二三兄弟。秋不二手持短剑,面色冷峻。黑龙则继续大叫,痛骂刘天扬。噬灵公子心中惴惴,却不得不摆出架势,随时准备出手。

王宁远瞬息即至,刘天扬心中一沉。黑龙大喊大叫,肃州城的修士岂能不知?侯庭不露面,王宁远却赶了过来,两者高下立判,刘天扬不禁心中叹息,自己认错了人。

刘天扬见王宁远到来,施礼道:“盟主大驾光临刘府,未曾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王宁远见刘天扬这般样子,便知道今天杀不了他。他板起面孔道:“今日我来刘府,不是登门拜访,而是来寻仇的。刘天扬,你以什么手段,击伤了我儿贺之?”

刘天扬摆手道:“盟主何出此言?贺之公子修为深厚,岂是我能伤的,他不过是脱了力,昏迷过去罢了,三日之内,必然恢复如初。”

王宁远不知道刘天扬是顺嘴胡说,还是知道了王贺之被救醒之事,冷声道:“他若醒不了,该当如何?”

刘天扬对天明誓道:“贺之公子若醒不了,刘天扬愿以命相抵。”

王宁远点点头,转身道:“旋木公子,你与刘天扬有何仇怨,说出来我听听,能否化解?”

秋不二看了看黑龙,黑龙叫道:“盟主,贺之公子曾与我们同去悬空岛,直捣虚空兽老巢。我们情同手足,今日刘天扬伤了贺之公子,便是伤了我等兄弟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

王宁远心中感叹,自己也要去找一个脸黑皮厚的帮手。这家伙什么话都能说出口,而且还说得振振有词。

刘天扬身受重伤,不想开战,便道:“黑龙兄弟,贺之公子是自己脱了力,不信你去问他。你要报仇,应该去找罪魁祸首侯庭。”

黑龙怒道:“你推来推去,当我们兄弟是何人?这些日子我与大哥闭关修炼,悟出一式招法,今日便拿你试试手。”

说完,黑龙悍然出手,直击刘天扬。刘天扬吓了一跳,这家伙不过四级而已,竟敢对自己出手?他以灵力相迎,一声巨响,黑龙应声飞出数十丈远。

黑龙在地上骨碌了几圈,叫道:“大哥,我不过要和他切磋,他却出手伤人,你要为我报仇雪恨。”

秋不二不再废话,持剑向前,直刺刘天扬。刘天扬手上又多了一把黑色宝剑,一边迎敌,一边叫道:“盟主,你难道眼睁睁看着周旋木无故行凶?”

翻滚中,黑龙的储物戒里渗出一缕黑气,无声无息间钻入地面。黑龙浑然不觉,大叫道:“你将我打到重伤,众目睽睽之下,难道不认账?”

王贺之已然清醒,王宁远刚坐上问天联盟盟主之位,见刘天扬一味求和,便知今日不好开战。想到此处,王宁远道:“旋木公子,且请住手,听我一言。”

秋不二停下攻势,宝剑依然举在身前,直指刘天扬。王宁远道:“天扬贤弟只是一时失手,伤了黑龙兄弟。不如让他赔些灵石,权做汤药钱,你看如何?”

秋不二不耐烦见他们虚与委蛇,便道:“既然宁远家主开口,那便让刘天扬赔灵石十万枚,今日之事便作罢。”

刘天扬苦笑一声:“盟主,灵石十万枚实在太多,你看……”

王宁远道:“此事包在我身上,旋木公子,便让天扬家主赔五万枚灵石,你看如何?”

秋不二点点头,刘天扬脸色一阵狰狞,却又忍了下来,低头道:“就依盟主,五万枚灵石明日送到周府。”

秋不二不再说话,带领黑龙和噬灵公子,扬长而去。王宁远点头道:“难得天扬贤弟以大局为重,我儿贺之的汤药钱,是不是也一并付了。”

刘天扬心中一阵翻滚,这些家伙没完没了,当我是土捏泥塑的不成?就在此时,刘天扬忽然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,他一张口,一股黑血直喷而出。

王宁远面色凝重,黑血中,竟有无数毒虫,在轻轻蠕动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