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仙魔春秋 >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95.血腥之夜

仙魔春秋 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95.血腥之夜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仙魔春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大荒城,城主府内巨响爆出,烟尘四起。北山暗叫不好,大哥的脾气他自然知道。花千树的脾气,一同清剿几次荒兽,他也摸了个七七八八,这两人碰到一起,不打架才怪。

大哥人单势孤,真打起来岂不是吃亏?北山手持石棒,向城主府疾奔而去,秋氏兄弟紧随其后,手中的毒龙刺闪着幽光。

城主府上的道花派修士,认识这三个角人小子。有人叫道:“北山,你发什么疯?竟敢带人攻打城主府?你不怕城主责罚?”

北山牙关紧咬,继续向前冲。道花派修士面带冷笑,手持兵刃,看着角人族修士和苑家修士越来越近。灵力与幽光,不停绽放在空中,双方眼看就要打在一处。

水朵朵纵身而起,站在虚空中,一声娇咤:“都给我滚开,花千树和北烈阳发疯,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?”

苑秋霜的声音从院内传出:“苑家修士,不要妄动。”众人站在原地,面面相觑,不知该是进是退。

灰尘散去,花千树和北烈阳身站在废墟中。花千树身上一尘不染,哈哈大笑道:“用力过猛,北烈阳,你还好吧?”

北烈阳则狼狈得多,身上满是灰尘,嘴角向外渗血。他身上涌出一阵幽光,将灰尘扫净,沉声道:“花千树,你是有意要我出丑?”

花千树冷笑道:“你不是也用足了力气,否则此刻还能站着说话?”

北烈阳眉峰一挑,道:“这里毕竟是城主府,你这样做,有违待客之道。花千树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花千树一口答应:“今日是我理亏,你说吧,大荒城内,我办不到的事不多。”

北烈阳冷声道:“我要杀一些人,他们竟敢找我族人的麻烦,伏击秋桐。此仇不报,我角人族何以在大荒城立足?”

花千树点头道:“随你去杀,我这里有名单一份,你自己去捉拿审问。若不是我忙着清剿荒兽,早就把他们料理了。胡乱猜测我的心思,肆意妄为,简直找死。”

北烈阳冷笑道:“你是城主,做事要有法度,我则是角人族的蛮修,谁有耐心审问他们?我今晚直接带人杀上门去,你意下如何?”

花千树笑道:“大荒城内的修士,你能杀多少,便杀多少。这些家伙在碧水平原犯了事,以为跑到深山老林里便能避祸,实在天真。”

北烈阳正色道:“那就多谢千树师兄了,告辞。”花千树也不挽留,两人就此而别。北烈阳在前,苑秋霜在后,快步走出城主府。

角人族众修士见北烈阳走出来,平安无事,这才收起兵刃。苑家修士,一拥上前,将苑秋霜围拢在核心。苑秋霜道:“烈阳大哥,我在大荒苑备下了酒宴,为你接风,我们这就过去吧。”

北烈阳点点头,忽然扬声道:“大荒城内,招惹了我角人族的修士,北烈阳今晚登门报仇。你们若是胆小,便滚出大荒城,此生不要让我碰到。”

此言一出,大荒城全城震动,此地深入大荒岭,出了城进入丛林,和送死没有区别。若是留在城里,万一北烈阳带领角人族登门复仇,该如何抵挡?

也有飞天境修士不屑一顾,角人族在大荒城内,修为最高的不过炼体六级,有什么底气说这样的大话?至于苑家,他们对这些修士一向怀柔为主,甚至软弱,不足为惧。

苑秋霜脸色不变,陪着北烈阳前往大荒苑。北烈阳请北芒、荒迟、南天野三位长老先行,自己跟在后面,荒原、南社等人走在最后。

妖冉抓住机会,蹿到北烈阳身边道:“烈阳,你终于来了,这日子过得实在憋屈,今天晚上,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厉害。”

北烈阳点头道:“正要前辈出手,好好教训一下那些不长眼的修士。”

大荒苑转眼便到,苑青岭在楼下迎接,一行人上了顶楼。众人依次坐好,苑青岭举杯敬酒,酒过三巡,话题渐渐转入晚上寻仇之事。

北烈阳道:“今晚是角人族寻仇,苑家不要参与了,坐镇大荒苑,静观其变就好。”

苑秋霜明白北烈阳的意思,道:“多谢大哥体谅,秋霜便在大荒苑上,为你助威。”

一顿酒宴尽欢而散。北烈阳浑然没把报仇的事放在心上,兴致勃勃地由秋桐引着,来到角人族的商铺内。

商铺装饰一新,古朴厚重,颇有黑雾森林之风,门楣之上,悬着一颗狰狞的狼头。狼头以上,横着一道牌匾,上书三个大字:“秋山阁。”

北烈阳赞道:“好名,好字。”北山颇为得意,将秋桐挡在身后,抢着给大哥介绍。秋山阁内,大多是黑雾森林的特产,金伤散、兽骨、兽皮。

最显眼的位置上,摆了一个巨大的瓶子。“那是什么?”北烈阳问道。

北山道:“大哥,那是圣泉水。”

“圣泉水?此水有什么神妙之处?”北烈阳眉头皱起,圣泉是角人族内最神秘的宝物,怎能轻易拿来售卖?

北山笑道:“没有神妙之处,我们几个人反复试过,和普通的泉水并无区别。”

北烈阳不解问道:“既然没有神妙之处,摆在这里做什么?”北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看向秋桐。

秋桐笑道:“烈阳大哥,别听北山瞎说。此泉极为神妙,喝了之后,能提升修为,返老还童。”

北烈阳疑道:“真的如此神妙?”

北山要说话,北烈阳举手止住,看向秋不三,道:“不三,由你来说。”

秋不三毫不犹豫道:“烈阳大哥,就是如此神妙。”

北山忍不住道:“我可没见谁返老还童。”

秋桐正色道:“那是他们喝得不够多,若是将圣泉全部买来,自然有这个效果。”

北烈阳恍然大悟,哈哈笑道:“秋桐,真有你的。以后多和秋霜学学,我角人族缺少你这样的人。”

秋桐举手施礼,忽然眉头轻皱,显然是牵动了伤口。北烈阳脸色一沉,冷声道:“酒足饭饱,秋山阁也已看过。秋桐留在此地,北山前面带路,按着名单,一家家杀过去。”

一行人随即下楼,南天野低声道:“烈阳,不可轻敌,这么大张旗鼓地打上门去,岂不是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?”

北烈阳点头道:“南长老放心,我就是要让他们做好准备,你稍后便知。”

此时天色已暗了下来,北烈阳擎天大枪持在手中,沉声道:“妖冉前辈,劳烦你了。”妖冉点点头,便要飞奔前行,先去攻击。

哪知北烈阳身形一纵,已骑在妖冉背上。妖冉正要叫嚷,北烈阳猛地将精神幻境撑开,一片奇景,显露在月影之下。

幻境中,三十余名角人先民列阵,一名角人大汉手持石棒,站在阵前。荒原一眼看过去,身躯一震,带头跪在地上,大礼参拜道:“后辈弟子荒原,见过荒土大人。”

一众角人族修士,纷纷下拜。幻境里的那名大汉似乎有所察觉,他张望了几眼,没有发现什么,便继续举棒向前。

北烈阳朗声道:“北山,带路。”

北山答应一声,手持石棒,走在最前面。秋不三、秋不四一人看着名单,一人为他低声指路。北山极为得意,恨不得一脚迈到仇人家中。

转眼之间,已到了一座巨大的院落前。大门外,数十名修士严阵以待。有人高声喝道:“什么人,竟敢来赵府撒野?”

话音未落,北烈阳一声怒吼道:“妖冉前辈,冲阵。”妖冉一声长嘶,猛然向前冲去,此时他的修为已恢复得七七八八,极具战力。

北烈阳大枪一举,一道雷火,直扑敌阵。精神幻境猛然扩大,一举将数十名修士笼罩其中。幻境内,荒土一举石棒,冲杀过去,三十五名角人先民,紧随其后。

赵府前数十名修士陡然感到识海剧痛,耳边响起一声声脆响。恍惚间,北烈阳的擎天大枪已到,雷火加身,修士们的灵力罩一举被击破。

大枪起落,十几名修士迷迷糊糊中,已被刺身亡。南天野这才知道,北烈阳名声鹊起,不是侥幸。眼下的精神幻境,简直是群战无敌。

角人族呼啸上前,赵府修士损伤过半后,才缓过神来。此时北芒、荒迟、南天野等人已杀到,炼气修士与角人修士贴身肉搏,就是取死之道,更何况这些修士胆气被夺?

片刻之间,赵府前数十名修士已全部丧命,北烈阳收起精神幻境,沉声道:“去下一家。”竟是立刻便走,毫不停留。

赵府内,几名飞天境修士大吃一惊,难道这个陷阱已被看破?此时他们进退两难,追杀出去,担心寡不敌众,留在院中,又怕被人耻笑。

犹豫不决间,北烈阳等人已走远,赵家领头人一声长叹:“走吧,出去给儿郎们收尸。”

虚空之上,花千树运起无妄之眼,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,他冷笑道:“蝼蚁一样的人,也敢与烈日争辉,真是找死。”

花千树身边,水朵朵一言不发。花千树感到奇怪,柔声道:“朵朵,你怎么了?是夜里风寒,不舒服吗?”

水朵朵摇头道:“千树,看到北烈阳如此悍勇,我不由担心,再过几年,他的修为便超过我,赶上你了。”

花千树笑道:“那算什么?无论他修炼速度有多快,也不赶不上我。若论修炼,当世之内,我只佩服大师兄花半顷,余子碌碌,不提也罢。”

正在得意间,花千树忽然感到胳膊上钻心疼痛。只见水朵朵捏着他的一块肉,使劲儿地拧呀拧,一边拧,一边问道:“我呢?我是不是不提也罢?”

花千树连忙求饶,水朵朵这才松开手。两人说笑间,北烈阳已杀过三家,近百名修士殒命,一片血色中,角人族众人如蛮荒战士,杀气冲天,踏血而行,嘶吼不断。

大荒城内,一片寂静,忽然有人高喊逃命,近百名修士纷纷奔向城外。此时,在他们眼中,角人族之凶残,尤胜过大荒岭上的无尽荒兽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